本页主题: 狙击手》《第一章 初入战场一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 推荐申请精华
 庞威
  113193
 

 级别:战士

 军衔:国民革命军二等兵

 精华: 0 | 0 | 0

 发帖:25

 威望:0

 金钱:1 T

 出勤:1

 贡献:0

 功绩:4

 军团:国民革命军第74军

 党派:青年共和党

 军职:174团1营1连2排2班长

 狙击手》《第一章 初入战场一

0
浓雾散去了。

  突然的炮袭也停止了。向前进轻轻地从灌木丛里爬出来,一边注目观测着前面那几个搜索过来的敌军,一边到处张望,寻找掩护地形。不知部队是推进得太快,还是被打散了,现在身边看不到一个自己人。

  他落单了,陷入了重围之中。不过阵地犬牙交错,自己人一定有在附近的,但他不敢出声大喊招呼。他变得很害怕,现在那几个人队形散开,猫着腰,来近了,两下相距已经不过五十来米。好在此刻他虽然很害怕,但还记得丛林作战训练时对此种情形的处理方法,于是他迅速向着旁边的一块大石低姿贴地匍匐,潜行过去,想要以此作为依托掩护。

  他从一个敌军的断手上爬过去,沾了些血迹在衣服的前胸襟上。他顾不得那么多了,到了那大石后面,他迅速转过身来,将枪口对准了那几个搜索者。正好那大石旁边有一丛灌木和草,可以隐身。

  现在还不能开枪,到处都是敌军,枪声无疑会引来更多的敌人。这块大石和灌木草丛并不能给他提供理想的安全保护。

  老实说,他很害怕。他的害怕是有根据的,也是可以原谅的。从学校里一出来,当兵仨个月就上战场,到现在他还没有完成由一名无知少年到伟大军人的蜕变对接。严格来讲,他还是个孩子,才十七岁多一点。一个十七岁的善良少年,现在要他残忍地去杀人,他觉得办不到,这是他害怕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敌人是个很模糊的概念,那些人并非青面獠牙,而是跟我们模样相近,没什么区别,唯一的不同就在于装束和语言。要杀掉他们,这些活生生的人,在他的前面还在走动的人,怎么下得了手呢?虽然在战场上消灭敌人是天经地义的,但认知上是一回事,真正要行动下手又是另一回事。

  此刻在他的脑海里,竟然感知不到自己处在性命垂危的紧急关口,他不大相信那些人会开枪杀死自己似的。但他没有更多幻想,也没有侥幸,藏好了身子以后,他下意识地打开了56式的保险。

  "来了,来了!"他看着搜索过来的敌人,心里在紧张念叨,有点喘不过气来。他这般紧张地趴在地上,耳朵里传来远处的枪炮声。枪炮声响得很激烈,尤其炮声,震撼大地。然而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那炮声隔得太远,仿佛来自天堂。那种隆隆的震撼声音像是一种乐章,是专门接引人们到达虚无世界的。

  刚才雾气实在太大,几米外就看不见人影。敌军突然发动炮袭时,队伍瞬间全乱了。有一发炮弹落在他前边五米的地方,同班进攻在他前边的三个人随着爆炸声,全都倒下了,哼都没多哼一声。那一刻,他没有庆幸,更没有任何的多余想法,只是立刻趴下了,钻进了刚才爬出来的那丛灌木林,一直到炮袭停止,浓雾散去才悄悄现身出来。

  现在他看着旁边和前面的地上,到处都是弹坑,被掀起的泥土,炸断的树……尤其敌我双方的尸体跟残肢,四处散落着,惨不忍睹。硝烟味还没有完全散尽,和血腥味混在一起。

  这是拿命在拼,必须要杀人才能活下去!他渐渐地由害怕中清醒过来。

  敌军的搜索小队走近,离他这里只有三十来米了。他们散得太开了,他没有把握一下子干掉五个。驳起火来,最多打倒两个,自己就会牺牲。但他还不想这样死掉,这一刻,他突然很想家,很依恋家人,家中的亲人包括父母,一个哥哥,一个妹妹,此际全进入了他的脑海。

  他真的舍不得就这样死,就这样死在丛林战地,永远离开他们。可是这是在敌人占领的地方,除了消灭他们,还有更好的方法能让自己安然无恙么?没有,他不能钻进地里去躲藏起来。他迟早要被发现,因为那五个人已经向着他走过来了,搜索得很仔细。而要开枪,他又不敢。

  或许是刚才对亲人的想念使他增添了些求生的力量和勇气。看着敌人走近,他深呼吸了两口气,让自己的紧张平静下来。可是这不管用,他仍然害怕着,呼吸不顺。他是真的不想死,而不愿死就得要消灭敌人,只有消灭了敌人自己才能活下去。可是这是在开枪杀人啊!而且一下子要杀五个人。别说杀人了,长这么大,一只鸡他都还没杀过。

  然而一定要消灭他们,除此别无选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他感觉到自己异常地痛苦。世间再没有比这更残忍的事了。

  再没有时间给他犹豫和恐惧!厮杀是不可能避免的了!因为敌军已经搜索到了距他只有二十来米远的地方!他都已哆哆嗦嗦迅速取下了手榴弹,摆在了前面。

  或许是出于潜意识,现在他的脑海里在紧张较量着,是先扔手榴弹呢还是先开枪?

  他想,手榴弹扔出去后,会提前暴露自己,只怕它还没爆炸自己就招致了敌人的射杀。正这样评估着,敌人又已经走近了几步!他决定不先用手榴弹,一则卧着小幅度动作手榴弹他扔不了那么远,二则敌人分散得那么开,手榴弹威力并不如直接开枪。

  他将枪口抬高了一点。他实在是希望敌人发现不了他啊,胡乱搜索过后就离开,那样的话,他也会迅速离开,去找自己的部队,大家都可以活得长久一点。

  他心里明白,刚才在遭到敌军猛烈的炮火袭击后,虽然部队被打乱了,但是大家都记得自己的目标方向,会有大部分人马向着任务高地继续攻击前进的。现在跟随部队,才是他心中最想要的,至于消灭敌人,在此种情形下,他万万不想,也不敢。

  他可不是贪生怕死,他绝不会做俘虏或者被敌人白白打死。他的害怕是正常的,是大多数新兵第一次上战场的通病,没有什么丢人。他是个正常的善良人,不是心理变态的凶残暴虐者,更不是杀人机器,三个月前他还只是个普通高中生,纵然现在三个月后身份变了,可是他仍然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孩子,一个第一次拿起武器要杀人的人,害怕是当然的。

  远处高地的枪声、炮声仍然在激烈地响着。那是友邻部队在进攻,说不定是自己连队正在夺占某个高地,助攻主峰。虽然这里周围暂时都很静,他可不想要这样的平静,这种平静他承受不了,要是突然响起枪声就好了,搜索的敌人一定会被引开去,那么自己就安全了,他想。

  此刻可能是由于他的肾上腺素大量分泌的缘故,导致他的手心里现在全都是汗,在敌人逼近的当儿,浑身也有些发抖起来。

  他想起刚才部队在浓雾中推进,当他亲眼看到自己前边的三个人在敌军炮弹的突然落地爆炸中丧生时,可把他吓坏了。有一个湖南的当场断为两截,闷闷地"嗷"地惨叫了一声,他觉得太恐怖了。昨天他们都还在一起抽烟,说各自的理想。

  那个湖南兵说等仗打完了回家去再复读高三考大学,可是这永远不可能了。他在战场一枪未开,转眼之间就去了另一个世界,才18岁而已,成为永远的烈士。

  现在他很想家,脑子里只闪念过父母,兄妹,他在想他们一定很担心他。诀别信他已经寄出去两个星期了,现在他很后悔了,为什么要寄给至亲的人令其担惊万分的信呢?做父母的永远都害怕自己的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在战场痛苦地死于敌人的残忍之手!也许母亲要忧忧愁愁,终日以泪洗面了;父亲也开心不起来,嘴上也许会说没事,内心里却一定担心得要命;哥哥和妹妹呢?他们又会是如何的担心和害怕?如果他们又真接到我阵亡的消息……向前进不敢再想下去了。必须得活着离开此地,凯旋归去,才不会给至亲的人们带来痛苦。而想要活下去,不让家人担心,就只有杀人,干掉前面的这几个敌军。他实在没有别的选择了,对!干掉他们,干掉他们以后自己就安全了。就可以去追随连队,就可以跟战友们在一起。他觉得只有跟战友们在一起,他才不会害怕。那么,现在还犹豫什么,开枪吧,开枪干掉他们!若不那样做,他们定会干掉自己。开枪,开枪!在敌人发现他之前开枪!

  他终于战胜了自己,变得什么都不再想了。脑子里太多的杂念摒除了,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开枪,开枪!"

  他终于扣动枪机。然而糟糕!

  这一刻,他的心理明明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因为没有时间供他多想,再去害怕什么,敌人就在眼前。可就是开不动枪啊,手指弯不过来了。浑身都很僵硬,仿佛冰冻住了。

  这真是要命!"开枪!开枪!开枪!"

  他急得要命,几乎是在祈求自己。对面的两个敌军已经离他不过十二三米,正在走过弹坑边。他们看上去很瘦,高高的,年纪要比他大得多。其他的三人他现在看不到,被岩石和灌木草丛挡住了。先干掉他们再说,他顾不了那么多了。

  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开枪,开枪,开枪……"

  但他实在开不动枪。此际他变得如此地紧张,肌肉僵硬得要命,但为什么会是这样?自己心里明明已经不再害怕了,可偏偏浑身都在颤抖,而且抖得是如此厉害,甚而他能感觉得到身边的隐身草木都跟着动起来。这次死定了!死定了!他感到无比绝望!

  他只能感觉到绝望。

  这该死的手指,为何不在抖动中往后痉挛收缩,扣下枪机呢?

  这一刻,在这千钧一发的一刻,恐怕是没有奇迹发生了。一则敌人离得太近了,二则周围看不到自己的任何一个同志。现在他真的已经完全感觉得到死神来临,只等着敌人来要了他的命去了。

  这一刻,在临死前,他最想念的人就是母亲,在家乡乡村小学里教书的母亲。

  母亲,母亲是多么神圣的两个字眼,可是他只怕再也看不到这两个字了,再也领会不到这两个字所带来的深沉的关爱了。他已经闭上了眼睛。敌人搜索过来的脚步声清清楚楚,就在前面,很缓慢的脚步声,小心翼翼,死神来勾魂摄魄的脚步声。"来了,来了,来吧,来吧,老*土做好了死的准备了。"

  在绝望的等待死亡的来临中,他心里还有一种愤恨和耻辱!他真恨不能将要杀死自己的人是他自己。"你这真是该死,你这是真的该死!"他在心里对自己绝望愤怒地骂道。

  脚步声依旧不停,在草丛中窸窸窣窣而来……

  这一刻,他是真正地感觉到了害怕,害怕死亡,对死亡的害怕。

  害怕中突然有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如果以后再做梦遇到'鬼',就念观音菩萨……只要念三遍,观音菩萨就会来保佑你的,'鬼'自然就不敢来了,记住了吗?"这是小时候他一次做噩梦见到了"鬼",吓得大哭,母亲起来安慰他的话。

  在临死的这一刻,他就只记得母亲关爱他的这一件事了,只觉得小时候躺在母亲怀里的安全感是多么的美好。此刻他在为着这种安全感而觉得很幸福。

  然而幸福时光总是短暂的,这一刻安全感也只能是一个回味了。敌人已近在咫尺,他还能逃出生天吗?

  现在在绝望之中,他的嘴里倒不知不觉无助地轻轻念叨起母亲教给他的那句话来。然而观音菩萨真的能解救他于眼前的这场生死大劫?除非这个世上真有奇迹发生,否则想要寄希望于神佛,那是万万不可靠的。

  脚步声在左边和右边的草丛中也响起来了。现在他三面受敌,纵然观音菩萨真的在世,只怕也救不了他了。

  但说来也真是奇怪,他那样默默地在心里念了三遍以后,竟真能感觉不再那么害怕、愤怒和绝望了,浑身更舒缓了许多。看来母亲的教导是对的,观音菩萨真的很灵,让他从痛苦中脱离出来了。他心里很清楚,他又在心里默默地念叨道:"观音菩萨……"

  正在心里念着,"轰隆隆……"此刻远处高地上的枪炮声由远而近,响到了他旁边的山头上来了,让他瞬间回到了现实中来。他睁开了眼睛,活动了一下手指。

  手指能活动了。

  手指能活动了!这个意外的反应和发现让他心中窃喜不已。他赶紧伸手在地上擦了把汗。

  现在整条手臂都能动了。

  他又翕动嘴唇,轻轻地念叨着。

  他看到刚才在他前面的那两个敌军已经过了弹坑边沿,直接向着他这里来了。

  两下相距已经不过五米远了。他们应该还没有发现他,但被发现注定是迟早的事,也就几秒钟后而已。其他的三人他在这一刻还是看不到,他不敢抬头乱动。没办法了,现在只能干掉一个是一个,干一个够本,干两个赚一个。这两人拉开相距不过三米,他决定了先开枪射杀他枪口一直指向的右边那个,然后再迅速扫射过来,将左边那个打趴。

  干一个够本,干两个赚一个。他已经抱了必死之心!

  "轰隆隆,轰隆隆……"

  我方炮火继续延伸射击,在他左旁的山头上炮弹雨点般地倾泻而下,爆炸声响成了一片,震天动地。只见硝烟弥漫,泥石乱飞,敌人被炸断的枪件和血肉模糊的残肢跟着腾空而起,四下散落。世界似乎即将毁灭,巨大的爆炸声音淹没了一切。

  刚才他伸手到地上去擦汗时,才发现地上湿湿的,全是血水,这些可能是经过了几轮敌我的炮火相互射击后留下来的。手上的汗不但没擦干净,反而弄响了草丛,被警觉的敌人发现了动静。但敌人还发现不了大石头后面灌木草丛里藏着的是什么人,不敢贸然开枪,怕伤了自家兄弟。于是右边的那人在山头炮弹爆炸的巨响中大喊了一句什么话。

  他的话音未落,就有了模糊而简洁短促的声音回答他了。

  回答他的当然不是周围还有趴着的隐伏敌军,而是向前进的冲锋枪枪声,只在一瞬间,三发子弹呼啸而去,就如上空飞过的炮弹,钻进了他的胸膛。这家伙也是像刚才牺牲在他眼前的那个湖南籍的战士那般痛苦地"嗷"了一声,枪撂在了一边,向后仰天倒下了。倒下了!干掉了一个了!向前进此时的心里只有复仇过后的刹那快感。现在孤身一人,他得要乘着山头巨大的爆炸声响的掩护,速战速决,免得过后让枪声引起周围敌军的注意。在那家伙倒下的瞬间,他又迅速向左边的那人开了火。
[顶端] 2018-01-23 10:56 | [楼 主]
 风轻云淡
  68631

 

 级别:参谋

 军衔:突击前线空军上等兵

 荣誉:学术研究院执委

 职务:二级警员

 精华: 1 | 0 | 0

 发帖:10180

 威望:121

 金钱:25959 T

 出勤:647

 贡献:0

 功绩:165

 军团:RN英国皇家海军

 党派:青年共和党

 军职:皇家方舟810航空队队长

 

有对手打。。。。。。
[顶端] 2018-01-26 19:28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突击前线军事社区 » 恋恋文字


WAP | | 突击前线军事社区 © tujiwar.com | 苏ICP备12051477号 | 联系我们 | 注销 | TOP|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